?

世界頭號毒梟“矮子古茲曼”三度入獄

2019-11-14 20:11:52 世界文化 2019年11期

高榮偉

2019年7月17日,美國紐約聯邦法院判處臭名昭著的墨西哥毒梟喬奎恩·古茲曼終身監禁,外加30年有期徒刑,并把他關押在有“惡魔島”之稱的“ADX佛羅倫薩”監獄。此前,布魯克林聯邦法院陪審員判定古茲曼走私上百噸可卡因到美國,犯有洗錢、販毒、運毒、謀殺等罪名成立。

現年62歲,有世界頭號毒梟之稱的古茲曼是墨西哥“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創始人之一。長期以來,作為墨西哥最大販毒集團頭目,喬奎恩·古茲曼控制著一個價值5億英鎊的“販毒帝國”,他的販毒集團網絡覆蓋了墨西哥32個州中的17個,并且還涉及海外近50個國家。

據媒體報道,此次是古茲曼第三次被捕入獄。此前,古茲曼曾兩次被捕,并從戒備森嚴的監獄成功逃脫。不少人在問:這一次,古茲曼還能逃掉嗎?

大毒梟是如何滋生長成的

喬奎恩·古茲曼,1957年4月4日出生于墨西哥一個貧窮的家庭。小學三年級時,他就輟學了,為了生計,被迫去集市上賣橘子,不過,賺來的錢差不多全被酗酒放蕩的父親拿去喝酒了。

小時候,古茲曼經常被脾氣暴躁的父親趕出家門。古茲曼從小缺乏管教,性情乖戾頑劣,年紀稍長,就開始追求女孩,由于他少小輟學不通文墨,只好雇人代筆給自己心儀的女孩寫情書。可他朝秦暮楚,感情向來不專一,不是女朋友甩了他,就是他甩了女朋友,于是,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后來,終于有一個女朋友和他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古茲曼歡天喜地布置新房,購置家具。然而,就在結婚的前一天,姑娘卻跟著一個毒販跑了。古茲曼逢人便說:“鴨子已經在鍋里快煮熟了,可是,在掀開蓋子的時候,‘撲棱一聲——飛了。”

這件事對古茲曼心靈打擊很大。他暗暗下決心:“等著吧!我要讓天下所有不愿嫁給我的漂亮女孩后悔!” 這也可以說是他走向邪路的導火索。不久,古茲曼加入了當時最大的販毒集團瓜達拉哈拉卡特爾,這個販毒集團的掌門人就是被人稱為“教父”的菲利克斯·加拉多。古茲曼很快成為加拉多最信任的伙伴,當上了毒品集團的二把手。

20世紀80年代,他和“教父”加拉多在墨西哥構筑起一個販毒王國,大批量地將毒品大麻從墨西哥運往美國。為了把他們的毒品偷運至美國,起初,古茲曼找到一個名叫馬丁內斯的飛行員,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古茲曼負責貨源,馬丁內斯提供運輸工具,一條秘密渠道神不知鬼不覺地建立了起來。不到5年時間,古茲曼和“教父”就有了足夠的資本,他們迅速組建了一個擁有數百架小型飛機的航空隊以運送毒品。

古茲曼身高僅1.6米,綽號“矮子”。他心狠手辣,是一個嗜血狂魔,殺人不眨眼。為了拓展公司“業務”,僅20世紀70年代,他就在墨西哥組織了近千起暴力謀殺事件。在幫加拉多運送毒品時,他要求馬仔們必須小心謹慎,循規蹈矩,對他俯首帖耳,執行任務的時候,即使手下一時遲到,他也會毫不留情,立刻舉槍將其射殺。

盡管古茲曼身材矮小,卻頭腦靈活,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則。對于手下,古茲曼常施以小恩小惠。由于古茲曼善于籠絡人心,墨西哥不少地方的毒販小頭目也甘心為他賣命,并對他非常忠誠。古茲曼很快在毒品王國里樹立了自己的“威信”。1989年加拉多被捕后,古茲曼迅速接管了他的一些領地,在墨西哥多個州打響了名號。

這時候,古茲曼經營的毒品是可卡因。不過,真正讓古茲曼崛起的,不是可卡因,而是另一種叫做“冰毒”的毒品。

20世紀90年代,在墨西哥主營冰毒的兩大毒梟兄弟被政府軍逮捕,導致墨西哥冰毒業一時間出現真空地帶。古茲曼看準機會,果斷出手,通過行賄、綁架等手段,迅速占領墨西哥冰毒市場。這個時候,其毒品業務不僅控制到了墨西哥一半以上的州,而且其關系網一直擴展到泰國、印度,以及亞洲其他地方。古茲曼贏得了“王中之王”之販毒雅號。

2000年后,古茲曼與同伙斯梅爾·桑巴達·加西亞在墨西哥成立了“錫那羅亞販毒集團”。“錫那羅亞”,源于墨西哥的錫那羅亞州。這個州自古以來就是暴力分子的搖籃和避難所,也是墨西哥眾多臭名昭著的毒梟的老家。古茲曼就出生在這里。錫那羅亞集團發展迅速,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販毒集團之一。

這個時期古茲曼精心構筑起一個龐大的販毒網絡:為了使他的毒品運輸暢通無阻,古茲曼在美墨邊境修建多條跨國地下走廊;接著,他用前期販毒累積的資本創辦一家罐頭廠,把毒品藏在“罐頭”里“出口”到美國;購買直升機、潛水艇,用來走私他的毒品,古茲曼擁有的直升機,其數量比政府的還要多。在古茲曼的精心運作下,成千上萬噸毒品從哥倫比亞出發經由墨西哥,販賣到美國等地,而這些毒品造成數以萬計的人死亡。

古茲曼通過地下走廊、直升機、潛艇和火車等多種運輸方式將毒品快速運往海外市場,他的名號越來越大,知名度越來越高,在美洲毒品界,古茲曼開始有了另一個綽號——“快腿”。

“在墨西哥,令人忍俊不禁的是,政府軍經常會被黑幫販毒團伙追著打。請注意,這可不是在拍影視劇,這是活生生的事實。”墨西哥《每日報》指出,“長期以來,墨西哥黑幫販毒勢力極其強大,就連政府對他們也束手無策。”這里的販毒集團,有時候會大搖大擺地背著槍,開著豪車或裝甲車在自己的地盤上巡邏,而那些開著破車的警察看見了這些人會掉頭就走。見到了他們的上司,這些驚慌失措的警察會抱怨:“看看,你們給配置的是什么破玩意!那些毒販手中的火力比我們猛多了。”

在毒販的老窩,有不少當地人對古茲曼非常崇拜。這是因為,長期以來,古茲曼和其他毒販向富人們賣毒品,并用賺來的錢在當地大辦慈善,其行為被視為是從富人和權貴階層中奪取不義之財,然后拿來與窮人“分享”。2008年,一場暴雨摧毀了當地農民辛辛苦苦經營的罌粟田,古茲曼得知情況,毫不猶豫地給幾位受災農民寄去了8.5萬美元,以幫助他們渡過難關。還有一次,古茲曼去一家飯莊吃飯,剛剛坐下,其隨行保鏢立即沒收了其他正在吃飯的顧客的手機,并安慰道:“你們吃,盡管吃。稍等一會兒原物奉還。”古茲曼用完餐,在離開的時候吩咐保鏢:“所有在座的人的訂單,我全包了。”

古茲曼的“義舉”,贏得了當地不少懵懂百姓的“愛戴”。在墨西哥,甚至有人稱他是“民間英雄”。

除此以外,據說,“快腿”古茲曼還經常會給當地的警察發工資,并用金錢和暴力控制了地方政府。不可思議的是古茲曼和毒販們的故事,激勵了窮人孩子走上販毒之路。一個當地人說:“我小時候就經常聽到古茲曼和其他毒梟的傳奇故事:他們擁有大宅院,渾身金光閃閃;他們出手闊綽,娶最漂亮的女孩,甚至老百姓唱的歌,都是歌頌他們的。”由此可見,貧困落后、腐敗的政府是滋生大毒梟古茲曼的社會土壤。

2007年,“快腿”古茲曼迎娶了18歲的鄉村選美皇后埃瑪,數百人參加了他們的婚禮。當地媒體報道,埃瑪是古茲曼的第三任妻子。

提起古茲曼與埃瑪舉辦婚禮的盛大情景,當地人幾乎無人不知:當天,200名全副武裝的古茲曼手下騎著摩托車風馳電掣駛往婚禮現場,并封鎖了小城的各個出入口;6架輕型飛機降落在這里,穿著禮服,打著蝴蝶結的古茲曼則從其中一架飛機里緩緩走了出來……在眾人圍觀下,衣冠楚楚的古茲曼和埃瑪翩翩起舞,來慶祝的客人們則自動圍成了一個圓圈,歡呼聲此起彼伏。

給他們伴奏的是當地一個知名樂隊,這支著名的樂隊剛剛乘坐包機飛到這里,曲子則是古茲曼最喜歡的小夜曲。據說古茲曼付給樂隊的酬金不菲,僅小費每人就獲得了5萬美金,而現場提供的威士忌酒隨意擺放著,要多少有多少……

毒品是墨西哥的支柱產業之一,經營毒品利潤非常大,無論是政府官員,抑或是販毒集團,都能從中獲益,因此,墨西哥打擊販毒,總是雷聲大,雨點小。盡管墨西哥政府軍多次對黑幫勢力進行清剿,但總是收效甚微。美國媒體不客氣地指出,墨西哥的警察、陸軍毫無戰斗力,他們幾乎全被販毒集團收買了。墨西哥政府也承認,政府軍無法打贏這場禁毒戰爭。

有國際媒體甚至指出:在墨西哥國內,與總統卡爾德龍相比,毒梟喬奎恩·古茲曼的影響力已經在其之上。事實上,就販毒而言,古茲曼比任何一個前輩和對手都要“成功”。為了經營他的販毒王國,古茲曼豢養了一批軍隊,“在他的眼中,總統也可以被一槍給干掉,當他認為有這個必要的時候。”據說,古茲曼的軍隊里有一支上千人的“突擊隊”,只要他一聲令下,“突擊隊”立即就會撲向政府軍,拿下首都墨西哥城,干掉總統,助他“登基”。

“的確如此,在古茲曼看來,墨西哥總統卡爾德龍根本不算什么。”這些年來,和墨西哥政府對著干,和總統卡爾德龍叫板,也就成了古茲曼的新戲碼。

在國外,“快腿”古茲曼多次被福布斯和《時代》雜志評選為“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2009年,在《福布斯》雜志“全球最有權力名人榜”上,古茲曼赫然名列第41位,其位次排在時任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法國總統薩科奇的前邊。這個時候,就其財富而言,古茲曼的凈資產已經接近10億美元,位居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第701位。這都為大毒梟古茲曼披上了一層邪惡的光耀。

“毫不夸張地說,古茲曼是歷史上最富有的毒梟之一。”《墨西哥先驅報》發表評論指出,他所領導的錫那羅亞集團是“全球最大、最多產的販毒組織”。古茲曼經營著墨西哥境內面積超過2.3萬平方英里的大麻和罌粟種植園,就面積而言,其大小與哥斯達黎加不相上下。

2016年,在接受好萊塢明星肖恩采訪時,古茲曼毫不掩飾地炫耀說,“當今世界,談及全球最大的海洛因、嗎啡、可卡因與大麻的供應商,非我莫屬!”

兩次越獄,堪比美劇

在經營毒品生意的過程中,臭名昭著的古茲曼有著兩次成功越獄的“傳奇”經歷。

1993年6月9日,古茲曼在危地馬拉被捕。這是他第一次被捕入獄。之后,古茲曼被引渡到了墨西哥,因走私毒品古茲曼被判處20年有期徒刑。入獄后,古茲曼依然稱“王”。據說,監獄里所有管理人員,無一例外地領取著古茲曼給他們發的“工資”,而古茲曼則過著一如往日的奢華和發號施令的生活。

在這里,人們誰也不敢惹惱了他,人們似乎知道,某一天這位毒梟將會在他們的眼皮底下“不翼而飛”,繼續從事他的販毒生涯。于是,監獄上下對他非常“恭順”——不僅獄卒對他畢恭畢敬,而且就連關押人員也在揣摩著他的心思行事。

古茲曼在獄中過得逍遙自在。當地媒體報道,“古茲曼通過賄賂監獄看守,一直在享受著私人菜單和嫖妓的待遇”。這還是其次,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獄中的古茲曼居然能夠“繼續經營,并遙控著他的販毒集團”。“事實上,他一直在獄中發號施令。”

與此同時,在監獄的外邊,古茲曼的死黨為營救古茲曼正在不遺余力地努力著。他們不惜花費百萬重金,運用威脅、行賄等各種手段拉攏官員,這些人無所不用其極,以便讓古茲曼早點離開這個地方。盡管如此,古茲曼還是希望盡快擺脫“令他厭倦的監獄生活”。

2001年,墨西哥最高法院的一項判決,加速了古茲曼提前實施他的越獄計劃的步伐。據報道,最高法院的這項判決有可能導致古茲曼被引渡到美國受審。古茲曼心里明白,一旦離開自己的“老窩”,被移送至美國,他不僅要在那里坐穿牢底,更重要的是,他將大權旁落——失去對其毒品帝國的控制。

古茲曼決定采取行動。監控顯示:內線用事先準備好的鑰匙悄悄打開了關押古茲曼房間的電子門鎖;古茲曼一路小跑,不慌不忙潛入不遠處的洗衣房;古茲曼低頭,彎腰,打開車門,無聲無息地鉆入一輛洗衣車里;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內線,煞有其事地推起洗衣車,大搖大擺走出了監獄。自此,古茲曼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逃獄生涯。

這次入獄,不僅沒有讓古茲曼有所收斂,反而進一步萌發了他的“雄心”。自卡爾德龍當選總統后,他的政府發動了全面的緝毒戰爭,并將矛頭直指墨西哥各大販毒集團。這場緝毒戰爭導致的結果是,墨西哥販毒集團之間為了生存下去而進行火并,其目的是為了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和控制重要的毒品走廊。

美國ABC電視臺評論道,“古茲曼自然是打第一槍的人”。2004年9月11日,墨西哥毒販之間發生的一場火并,給人印象尤其深刻——此次火并事件,被媒體稱之為“毒品戰爭”的“911”。

那一天,在當地警察的護衛下,墨西哥一個毒梟陪著他的妻子,帶著他們的兩個孩子上街購物,然而,在他們返回莊園的路上遭到蓄意伏擊,一家4口全部喪命。

事后證明,此次襲擊正是古茲曼一伙所為。這一襲擊事件打破了販毒集團之間百年來形成的“互不侵略”“各賺各的錢”的潛規則。自此開始,墨西哥各個販毒集團之間大打出手,火并四起。公開數字顯示,自2006年12月起,這場戰爭,已經導致逾3.8萬人死亡。

墨西哥毒販不僅內斗,還挑起了墨西哥和美國政府與販毒集團的對抗。2005年12月20日,美國緝毒管理部門懸賞500萬美元用以緝拿古茲曼。

有跡象顯示,古茲曼一直藏身在墨西哥中北部的杜蘭戈州的一個隱蔽場所。墨西哥政府號召當地群眾,把這個十惡不赦、血案累累的毒販緝拿歸案。為了配合政府,當地主教號召教民們積極提供線索。

然而,事件的發展卻出乎人們的預料。一日清晨,兩具警察尸體橫尸街頭。尸體上面放置一張字條,寫著:“休想捉到我們的矮爺,美國人不能,政府不能,牧師也不能!”有人把字條拿給主教看。主教看到上面的文字,頓時渾身篩糠不止。當天晚上,這位主教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教堂,此后不知所蹤。

2008年初,墨西哥特種部隊活捉了錫那羅亞組織的頭目阿爾弗雷多·貝爾特蘭·萊瓦。這對于南美洲頭號販毒集團來說是一個沉重打擊,不過,萊瓦是錫那羅亞組織的二號人物,他還不是該販毒集團的一把手,其一號人物則是大名鼎鼎的古茲曼。

阿爾弗雷多·貝爾特蘭·萊瓦,何許人也?說來,萊瓦與古茲曼存在著血緣關系。“萊瓦是古茲曼的伯伯,是所有販毒行動的直接負責人。”有知情者透露,萊瓦與古茲曼一樣嗜血如命。萊瓦有一特別的“嗜好”,那就是特別喜歡聽半夜時分被折磨者的慘叫聲。他的身邊人說,他的另一個愛好是:每當他下達殺人令之后,一定會要求殺手把死者的兩只耳朵帶回來。當被殺者的耳朵交給他后,萊瓦會把它們凍在自己的冰箱里保鮮,此后,他會不時地拿出來“欣賞”一番。他告訴手下:“只有這樣,晚上才能睡得安穩。”

活捉萊瓦,預示著古茲曼的末日即將降臨。果不其然,2014年2月22日,在美國的協助下,在太平洋海岸度假勝地馬薩蘭,古茲曼被墨西哥執法官員逮捕。這是古茲曼第二次被抓。一年半后,2015年7月12日晚上,狡猾奸詐的古茲曼從墨西哥戒備最為嚴密的阿爾蒂普拉諾監獄再次成功逃脫。

輿論一時嘩然:“阿爾蒂普拉諾監獄,莫不是用紙糊成的?”“難道毒梟古茲曼插了翅膀不成?”“內鬼!一定有內鬼!”

監獄管理人員發現,古茲曼是從一條秘密地道逃走的。此前,古茲曼的兒子在阿爾蒂普拉諾監獄附近買了一所房子,對外聲稱是為了給老父送衣送飯方便,實則是為其父越獄做準備。隨后,古茲曼兒子指揮手下,開挖一條從這座房子通往古茲曼囚室的地下秘密通道。

此前,古茲曼的兒子利用內線,將一只帶有定位功能的手表送到了老父手里,這支手表具有全球定位功能。利用這一功能,挖掘地道的人就能準確找到古茲曼的拘押牢房的位置。

監控顯示:地道的入口處,恰好位于古茲曼拘押房間的淋浴區——這個地方是監控攝像頭的一個死角;其出口位于監獄外的一個并不引人注目的房屋內,那里雜草叢生,很少有人和動物出沒。該地道長約1.5公里,高1.7米,寬0.8米,其內部配有通風管道,照明系統一應俱全,甚至在其底部還鋪設了一條軌道。在軌道的起始處,還特意放置了一輛改造過的、可以在軌道上快速運行的摩托車。

那天晚上,古茲曼洗漱完畢后,趁看守打盹的時候,悄悄鉆到了地道里,然后,他騎上了那輛改裝過的摩托車,飛也似的消失在了地道的盡頭。

這次越獄成功,到達了“安全”地方后,古茲曼還不忘發一條推特,告訴監獄看守:只要事情發生了第二次,就肯定會發生第三次。

毒梟古茲曼的越獄故事傳遍了全球。他的故事多次被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在世界各地上演,其中包括哥倫比亞制作的《毒梟古茲曼的黎明前傳》《情梟古茲曼傳奇》,好萊塢大型影視公司制作的《大毒梟古茲曼越獄記》》。可悲的是,他甚至被一些人奉為“民間英雄”。

傳奇故事,還會再次上演嗎

2016年1月,為了緝拿古茲曼,美國政府對墨西哥施加了強大的壓力,與此同時,美墨兩國聯合展開軍事行動。1月8日,古茲曼再次翻船。這是他第三次落網。

古茲曼被捕后,墨西哥和美國的警察部隊搜查了他的豪宅。兩國警方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在其豪宅的客廳里,美元如同衛生紙一樣到處亂扔,隨意擺放,各種金銀器具和煙灰缸混在一起,雜亂無章;在古茲曼的后花園里,警方發現了一只生龍活虎的小花豹,在那里穿梭往來,上躥下跳——不僅日常用具,就連大毒梟豢養的寵物都與眾不同。

在其地下二層的密室里,警察們著實開了眼界:一捆捆的美元堆成了一座座山丘,墻壁上鑲嵌的寶石多得如同夜空的星星一樣浩瀚。不過,警察們發現,盡管古茲曼家里奢靡豪華,但卻沒有發現一丁點毒品。“古茲曼雖然販毒,但他自己從不碰毒品。”他的傭人這樣解釋。此外,警方在這里還找到了一把用純金打造的沖鋒槍。

毒梟古茲曼除了愛財,也非常好色。在他的豪宅里,黑白黃各色皮膚的美女一應俱全,有的身段窈窕,有的富態端莊。據說,在他的豪宅外,平日里經常聚集著三五成群,穿著時髦性感的女郎。她們大都穿得十分清涼,經常看得本地人面紅耳赤。毫無疑問,這些時髦女郎全都是古茲曼的情人。知情人士說,因為毒品生意,古茲曼經常周游列國,而每次回來總會有一兩位美女陪伴在側。

為了防止古茲曼第三次越獄,墨西哥監獄提高了警戒級別,并對他進行單獨關押,而且隨機更換關押他的牢房。2017年1月,古茲曼被引渡至美國。2019年2月12日,紐約聯邦法院判定古茲曼秘密販賣海洛因、嗎啡以及大麻等毒品等10項控罪成立。

在法庭上,古茲曼說:為了販毒,他的馬仔為他做過各種事,比如謀殺、重傷、綁架以及各種各樣的酷刑,他們犯下的案子不下上百起。其中一個證人證實,他至少3次親眼看到古茲曼殺人。古茲曼之前的保鏢伊薩亞斯·瓦爾德斯·里奧斯說:他曾經看到,古茲曼將他的兩個馬仔毆打得死去活來,直至其骨頭散架,不省人事,因為這兩人背叛了他,加入了另一個販毒集團。“最后,惱羞成怒的古茲曼拔出手槍,將他們擊斃,然后命手下焚燒他們的尸體。”還有一次,古茲曼抓住了費利克斯集團的一名毒販——此人多次公然和他叫板,并搶走了他的生意。古茲曼先是命人架起一堆柴火,以火燒酷刑不斷地折磨他,從傍晚一直折騰到后半夜。最后,意猶未盡的古茲曼把該毒販帶到一個郊外的墓地,將其吊在了一棵古樹上,然后命手下把他作為活靶子練習射擊。最后,把一息尚存的這名毒販活埋了。

此外,法院遞交的起訴文書指出,古茲曼至少對13個姑娘下過藥,在把她們迷倒后發泄自己的獸欲。

7月17日,古茲曼被判強制性終身監禁,且不得假釋。據悉,終身監禁,對于古茲曼而言,是其將要接受的最低懲罰。另外,由于他非法使用武器,將另外被判30年附加刑法,并沒收其在全美販毒所取得的126億美元贓款——這一數額是對于古茲曼及其犯罪集團在美國境內販毒所得贓款的一個保守估計。

“這一判決”,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理查德·多諾霍表示,“對于飽受毒品之害的美國人民,當然也包括墨西哥人民,無疑是一場空前的勝利。”“盡管我們還無法對其流毒的殘余徹底肅清,但我們保證,他的余生的每一分鐘都將會在監獄中度過。”

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報道,當天宣判后,古茲曼在法庭上表示,“出乎預料,我在這里的生活待遇非常惡劣,并且不能見到我的老婆”。據了解,古茲曼被逮捕后,出于安全考慮,當局不允許其妻探監,也不允許她與古茲曼進行郵件通信,僅有部分人員,比如古茲曼年僅8歲的雙胞胎女兒獲準前來探視。

CBS報道,古茲曼表示,“我一直希望在這里能夠獲得公正的審判,但是,我發現,整個的審判全被‘玷污了。”在法庭上,古茲曼說:“美國的司法體系和別的國家相比,沒有什么兩樣,除了腐敗,還是腐敗。”“這里沒有絲毫的正義可言,什么公正司法,人權自由,都是幌子!”古茲曼還說,“我可以告訴你們,我不在的那一天,美國的毒品交易,當然還有墨西哥的毒品交易,決不會有絲毫的減少”。

“矮子古茲曼”對判決不服,并向法院提出上訴。其律師瑪麗爾·科隆稱,她對古茲曼上訴一事持樂觀態度。被判處終身監禁后,古茲曼從紐約市被用直升機轉移到科羅拉多州的“ADX佛羅倫薩”監獄。據了解,這里的安全防衛措施一流,擁有美國監獄最先進的防護設施,要想從這里逃出去,難于登天。

據悉,“ADX佛羅倫薩”距丹佛約185公里。這里關押的都是全美的重犯要犯,其中包括“大學炸彈客”泰德·卡辛斯基、波士頓馬拉松炸彈襲擊者焦哈爾· 薩納耶夫,以及“911”的同謀扎卡里亞斯·穆薩維等人。為了防止第三次越獄事件發生,美國警方可謂絞盡了腦汁。在這里,每個囚犯每一天被關押在單人牢房至少23個小時,離開牢房的時候必須有獄警陪著,以防犯人們之間互通消息。此外,監獄管理人員每一天要點名6次。

古茲曼的一位律師表示:“關在佛羅倫薩監獄的人從來沒有逃出去過,是的,這完全不可能。”

在“ADX佛羅倫薩”監獄,古茲曼再次開始了他的監獄生涯。這次,古茲曼還能再次上演他的“傳奇”故事嗎?不少人在問。

如果古茲曼再次越獄成功,這將是人類的悲劇。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利升宝彩票安卓 股票中签后一定赚钱么 北京pk10福利彩票官网 陕西快乐10分 福彩黑庄赚钱吗 地窖储藏蔬菜赚钱吗 排列三计划生成器 吉林快3今天走势图 博远棋牌网站最全网站 南粤风采36选7技巧 3dmax 彩8彩票安卓 电竞比分网1zplay ppp到底赚不赚钱 真钱假钱的区别图片 14岁怎样用手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