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專家:不要回避美韓同盟消亡的可能性

2019-11-15 10:11:08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15日報道 日本《呼聲》月刊11月號發表題為《不要回避美韓同盟消亡的可能性》的文章,作者為韓國問題專家鈴置高史。全文摘編如下:

“美韓同盟好像真的不存在了。”筆者近來不時聽到這句話。2018年10月,我的新書《美韓同盟消亡》出版。之所以一年后的今天還有人這么說,原因就是今年8月22日,韓國的文在寅政府拒絕續簽《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既然日美韓三邊軍事合作體制的象征已經遭到踐踏,那么就可以理解為,韓國已經為美韓同盟的消亡做好了心理準備。

我決定這樣來回答:“不是因為《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失效美韓同盟才破裂的,而是已經破裂了。”這聽上去可能有點夸張。但是如果考慮到美韓已經失去了共同的敵人這一現實,您或許也會贊同我的說法。

從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言行看,簡直就是在“出賣盟國”。作為朝鮮實現無核化的交換,美韓同盟將被廢棄。

特朗普在9月10日將時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解職,他解釋說,因為博爾頓曾經提到過利比亞模式。出于推進談判的需要,這可能是為了消除朝鮮的疑慮。

美韓同盟之所以仍然存在,不過是因為美韓各有所需罷了。特朗普政府在朝鮮實現無核化之前,不可能舍棄美韓同盟這張牌。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也在等著美國先說出放棄同盟這句話。因為如果是自己主動提出,的確有可能引發反政府示威游行。

未來一旦美朝談判取得進展,美韓同盟就會快速顯露裂痕。

日韓關系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惡化。因為此輪沖突始于“美韓同盟消亡”這一全新的地殼變動因素。

文在寅在參選總統之際就承諾要修改《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韓國為此遭到了美國的斥責。但是既然同盟的確時日無多,也就沒有必要再顧及美國的感受了。如果憤怒的美國一氣之下說出解散美韓同盟的話,那可真是再好不過了。

日本做出強化出口監管的決定也是理所當然,既然韓國已經不再是美國的盟國,也就沒必要在乎他們的面子了。

美國不愿意在日韓之間扮演仲裁者的角色也很好理解。美韓同盟消亡之時,《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肯定也就不復存在了。給自己在東北亞唯一的盟國日本施加壓力導致關系惡化,肯定不是什么上策。

日美韓都在向著各自的目標,沿著“正確的道路”奮進。所以僅從日韓的角度觀察日韓關系惡化,就會發生大的誤判。

日本的左派有句口頭禪——安倍政府缺心眼的強硬政策招致了日韓關系的惡化。這是對現實的完全誤讀。韓國現在已經不會“為日本所動”了。韓國自己做出了遠離美國的判斷,步驟之一就是正在實施的反日。現在,再把韓國看成日本的因變量的話,那就是自由主義的傲慢姿態。

美韓同盟消亡的可能性很大——日本人也該盡早正視這樣的現實。如果繼續回避現實,可能會給日韓沖突開出錯誤的藥方。

【延伸閱讀】日媒:日美韓合作需重新定義 凝聚力將越來越弱

參考消息網9月9日報道 日本《每日新聞》9月5日發表題為《日美韓合作需要重新定義》的文章,作者為該報評論員及川正也。文章稱,迄今作為東亞安保基礎的日本、美國、韓國的合作正發生改變。三國在朝鮮問題上步調不一致,正相互損傷經濟關系這一發展基礎。為了應對急劇變化的東亞安保局勢,日美韓合作需要重新定義。

三方協調現裂痕

文章稱,今年夏天,樂觀論和悲觀論在首爾交織。“經濟利益巨大,會給朝韓雙方的企業帶來新的市場和機會,還可以削減龐大的軍事費用”,韓國總統文在寅在8月15日朝鮮半島光復74周年紀念儀式上的講話,極力強調統一后朝鮮半島的“繁榮”。

次日即8月16日,著名投資家吉姆·羅杰斯發表演講說,“朝鮮半島將發生巨大變化,會不斷建設高速公路”。

文章稱,但是,這種樂觀氣氛在一周后黯然消散。文在寅政府廢除了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該協定規定,日韓相互交換對朝鮮所發射彈道導彈進行追蹤的情報。這對分析武器技術和性能非常有效。

感到震驚的日美認為“文在寅政府完全誤判了地區安保環境”。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與美國國防部助理國防部長薛瑞福一致批評韓國的行為,要求其收回決定。

“不是借助日美韓合作,而是想通過在日美與中俄之間取得平衡,來推動朝鮮半島融合”,這種擔憂在東京和華盛頓的專家中間加劇。韓國國內也有人擔心“會被認為要擺脫日美韓安保合作”。

盟國凝聚力漸弱

文章稱,日美韓合作可以追溯到1998年,當時朝鮮試射了飛越日本列島的“大浦洞”導彈。

美國克林頓政府調整了對朝政策,于次年設立了三邊協調監督小組(TCOG)。這就是日美韓合作的起點。

文章指出,但日美韓三國并非鐵板一塊。2000年代的美國小布什政府時期,對朝強硬論和融合論相互交錯,很長一段時期難以實施政策調整。

即便在那個時候,日美韓合作也不曾像現在這樣無法發揮作用。

文章指出,日本加大對韓出口管制和韓國廢除GSOMIA,對雙方的經濟與安保造成了傷害。美國無視朝鮮試射短程彈道導彈問題,而且還發起關稅攻勢。美國這一態度損害了日韓對美國的信任,降低了美國的威信。這樣下去,日美韓的凝聚力將會越來越弱。

文章稱,最近20年里,東亞的安保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

此前日美韓框架得以維持,是因為三國都認識到,以美國為中心的三國合作對于東亞的安保發揮了遏制作用。但是,美國在這一框架里的影響力在后退。

鼓吹重建遏制力

應該如何應對新的安保局勢呢?文章稱,有必要重新定義日美韓有關朝鮮政策的合作。要使之維持一貫特性,同時將其定位成考慮到包括中俄在內整個東亞安全的制度,這樣應該比較有效。

文章稱,要準確了解朝鮮動向,日美韓共享機密情報非常重要。續簽GSOMIA不可或缺。

文章還說,針對中國、俄羅斯的情報交換也變得更為重要。7月在“竹島”(韓稱“獨島”)周邊,中俄兩國軍用飛機首次實施了聯合警戒監視訓練。在地區性摩擦加劇的情況下,日美韓應該謀求重新構建遏制力。

文章最后稱,韓國對于跟日本加強防衛合作態度謹慎。但是,俄羅斯軍機的“挑釁"和朝鮮拒絕對話給韓國潑了冷水。日韓防衛合作的定位不會改變,即它不會帶來軍事對立結構,而是一種旨在擴展外交途徑的共同基礎。

(2019-09-09 10:39:00)

【延伸閱讀】日媒:誰將“失去韓國”?

參考消息網8月9日報道 日本《產經新聞》8月8日發表題為《誰將“失去韓國”?》的文章,作者為日本立命館大學客座教授、佳能全球戰略研究所研究主任宮家邦彥。文章稱,8月2日,日本將韓國正式移出貿易“白色清單”,韓國認為這是政治報復,宣布進行全面對決。雙方妥協余地很小,爭論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宮家邦彥擔憂照此下去,早晚會出現“(21世紀)20年代誰失去了韓國”的討論。

對于這個啟示錄式的問題,宮家邦彥的觀點摘編如下:

1.日本將失去韓國嗎?

不,本來日本也從未得到過韓國。我們一直以來都認為日韓是共同擁有一些普遍價值觀的國家,但近年來我們日益真切地感受到韓國“其實并非如此”。

2.韓國將失去日本嗎?

不,韓國方面也不這么想。韓國文在寅政府知道,朝鮮半島地緣政治環境正在發生變化,現在的美國不可靠。因此,他們也沒有失去日本的意識。

3.美國將失去韓國嗎?

恐怕是這樣。至少現在美國正失去韓國。但是,如果美國指責責任在于日本,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最近的日韓摩擦不是“失去韓國”的原因,而是結果。

自2018年3月特朗普暗示與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舉行會談以來,包括3次美朝領導人會晤在內,特朗普進行了各種外交活動。韓國總統比起日美韓合作更重視朝韓對話和向中國傾斜。而這正是美國制造的。

4.韓國將失去美國嗎?

這種征兆已經開始出現。韓國現政府一方面改善與中朝的關系,另一方面真心相信可以兼顧日美韓同盟和合作。

但作者相信,日美韓同盟和安保合作將會弱化。

(2019-08-09 13:56:38)

【延伸閱讀】美媒:三大原因致使美調停日韓矛盾無效

參考消息網8月9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8月4日發表題為《日韓爭端加劇,美國似乎不愿插手,或者說無能為力》的文章稱,美調停日韓矛盾無效原因有三,一是日韓分歧既與貿易有關,也與兩國之間的歷史有關;二是各國領導人不愿意發揮國際領導作用而作出犧牲,美政府不愿插手彌合裂痕;三是日韓兩國對美說“不”或表明美國在亞洲的領導作用已減弱。

文章表示,長期以來,華盛頓一直依賴日韓兩國和它齊心協力。但是,盡管這兩個盟友之間的分歧有日益加深的危險,特朗普政府卻一直不愿插手彌合裂痕。

盡管如此,隨著近期緊張局勢升級,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日前在有地區各國外長參加的亞洲安全會議上試圖斡旋調解。有關這次會議的一張照片顯示,蓬佩奧向日韓兩國外長展開雙臂,似乎在邀請他們站得更靠近一點。然而,這兩位外長互不搭理,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做了個鬼臉,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和則面無表情扭過頭去。

文章認為,這是一個富有深意的跡象,不僅僅說明日韓之間關系在惡化,或許更重要的是說明美國在亞洲的領導作用已減弱。

日韓新仇舊恨難以化解

小布什總統時期的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邁克爾·格林說,過去,當日韓兩國間關系出現緊張氣氛時,“美國政府會發出信號,有時是在私下發出信號,暗示這有損于美國的安全利益”。他表示:“我認為蓬佩奧傳達出了這一信息,但為時已晚。”

文章稱,日韓兩國間的最新壓力點表面上看是貿易爭執,日本8月2日擴大了從滾珠軸承到精密機床各種物品的對韓出口管制。

日本提到了沒有點明的國家安全擔憂,并稱韓國對于一些可用于軍事目的的物品“處置不當”。作為回應,韓國總統文在寅誓言“我們絕不會再輸給日本”。政府官員說,韓國正在考慮退出日韓兩國2016年在華盛頓敦促下簽署的一項重要的情報共享協議。

文章認為,當前的日韓分歧既與貿易有關,也與兩國之間不堪回首的歷史有關。

自日本在二戰中投降從而結束對朝鮮半島的占領以來,日韓兩國之間的緊張關系時好時壞。

文章稱,韓國人認為日本沒有為其戰時暴行充分道歉,日本人則稱他們在法律和政治上都做得足夠多了。局勢緩和的前景似乎很暗淡。兩國的民調都顯示,民眾對對方國的不信任處于幾十年來的最高水平。分析人士批評這兩個美國盟友聽任其爭端發展到失控地步。在當前的全球環境下,這些長期存在的民族主義情緒恐怕更容易激化了。

美國轉向保守無心他顧

曾在特朗普政府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耶魯大學法學院高級研究員蘇珊·桑頓說:“當今時代,各國領導人更加專注于自己、專注于自己的政治議程,不愿意站出來為了發揮國際領導作用而作出任何犧牲,特別是在美國。”

桑頓還說:“遺憾的是,它似乎具有某種傳染效應。”

文章稱,爭端也蔓延到了軍事領域。上月底,當俄羅斯一架巡邏機進入日韓爭議島嶼上空時,韓國鳴槍示警。日本立即表示應該由它開槍,稱這些島嶼是“我們的領土”。

文章認為,諸如此類的事件可能會讓美國的軍事規劃者感到不安,他們依靠這兩個盟友之間的合作來遏制朝鮮和確保地區安全。

特朗普政府官員說,他們尤其關心的是首爾方面會不會終止日韓兩國在2016年達成的情報共享協議,該協議是軍事合作的一個關鍵要素,而這種合作對美國有幫助。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亞洲問題高級顧問葛來儀說,這“將重創美國在朝鮮半島加強雙邊合作和威懾的努力”。

“聽話小弟”也會對美說“不”

文章稱,蓬佩奧原定于8月2日與河野太郎和康京和舉行一對一會晤,但兩個會晤都取消了。三國官員都表示,會談沒有舉行是由于日程安排方面的原因。但是,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格林說,還有另一個原因導致會談化為泡影:據說日韓兩國外長對蓬佩奧要求他們結束分歧的施壓感到惱怒,這促使他們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取消會談舉動。

日本前駐美國大使藤崎一郎說:“我認為,總是邀請老大哥或老大姐來設法改善我們之間的關系對兩國都不好。”

文章最后寫道,由于其過去的經歷,韓國人總是把日本當成一個需要戰勝的對手。雖然韓國人為自己在造船和消費電子產品等行業超過日本感到自豪,但韓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仍然依賴來自日本的化學品和其他高技術材料。

(2019-08-09 13:51:49)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天龙八部刷打孔炼玉赚钱 pk10的赚钱计划 一木棋牌app 街机金蝉捕鱼破解版 自练5开怎么赚钱吗 广东11选5稳赚方法 娱乐圈有多赚钱 混合过关 腾讯qq分分彩 糖果消消乐下载安装 快乐时时彩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浙江6十1开奖规则 体球比分网指定 乡镇超市门口卖什么赚钱 福彩3d012路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