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堂式的定價會

2019-11-15 03:11:06 董事會 2019年10期

謝紀龍

董秘做了十多年,《董事會》雜志策劃資深董秘的傳奇故事,突然覺得早年的一些經歷可以當故事講講了。

上世紀90年代,東北的工業企業里流行一句話叫做“上輩子做過孽,這輩子搞工業”,一語道破了那十多年里,工業人的辛酸與無奈,而我正是在80年代后期,以天之驕子的心態離開溫婉的江南水鄉,北上闖關東進入大型國營工廠,一呆就是18年,親歷了從落實《企業法》到推廣《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轉換經營機制條例》一直到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全過程,我的工作崗位也由調研秘書轉戰到安全文明生產管理、財務管理、人事勞資以及教育衛生管理,一直走到了一號崗位。

其間,有好多機會我可以離開工廠。最難忘的一次是與董秘崗位結緣,那是1996年的冬日里的一天,偶然看到報紙夾縫中有一則招聘廣告,某股份公司招聘一名副總經理,一名董事會秘書,一名綜合管理部的部長,我悄悄地報名參與應聘董事會秘書的崗位,自認為副總經理和綜合管理部部長的職位太高,自己在工廠做了多年秘書工作,換個地方做秘書工作應該輕車熟路,當然最讓我不解的是招聘信息公布的月度薪資,副總2800元,董秘2500元,部長1800元。我以為寫錯了或是別的什么意思。過了三天通知我去面試,我記得兩個面試官很年輕,約三十歲左右,問了我一個問題,大致是問董事會會議應該怎么組織?我回答說,主要做好三個階段的工作,一是要做好會前準備工作,二是要做好會中記錄工作,三是要做好會后督辦落實工作,然后針對每一條做了相應的補充說明。我當時完全是按照廠長辦公會的套路回答的,面試官說回去等信兒吧,我略感意外,沒想到十分鐘面試結束了,估計沒戲,事實果真是沒有戲。但是這件事勾起了我對董秘這個崗位的好奇心,因此,在我當時的朋友圈里,我是最早對董秘這個角色略知一二的人。十多年后的2008年,當我被聘為公司董事會秘書時,有好多兄弟工廠的朋友為我打抱不平,認為我作為子公司的正職,當過廠長,當過書記,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至于調到集團總部只任一個秘書的崗位,當然只有極個別的同事向我表示祝賀,祝愿路演時一展風采。其實我完全沒有聽懂路演是什么意思。

轉眼,我在董秘崗位一干就是十多年,其間經歷過許多很有意思的故事,今天摘取幾條與大家分享。

做夢能做完的活兒

2008年7月29日,我提著一手拎兜從書店買來的《董秘工作實務》之類的書赴京報到,走上董秘崗位。當天下午參加了辦公會,討論公司《章程》。第二天參加了上市工作組會議,萬沒想到的是,約60人參加的會議爭吵不斷,最后不歡而散。我印象最深的是還有幾個人小聲抱怨,大尾巴會越開越長,就是不解決實際問題,連做飯接孩子的時間都耽誤了。我本想熱熱身學習體會一下,不承想會議結束時,我被推上了會議主持者的崗位!會后三個比較相熟的同事找我,勸我不要著急,不要上火,大致是說已經爭吵了好幾個月了,半年的活兒,要兩個月之內完成,除非做夢能做完。言外之意就是我接手了一項誰來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這才知道當年3月31日作為審計基期,有效期半年,9月底之前必須向證監會上報申請上市材料,否則將要補充審計。7月30日到9月30日,這就是擺在眼前的現實。不急是假,那是真急!必須琢磨從何下手。

次日上午,我找了幾個關鍵部門的領導個別談話,捕捉主要問題和關鍵信息。大致了解情況之后,發現問題的癥結在于公司改制初創,部門處于運轉磨合期,導致責任不清,主要靠部門的覺悟,主動認領工作任務,這顯然無法達成預定目標。當天下午下班前,我組織召開了半小時左右的工作組短會,對保薦人、審計師、律師等中介提出要求,要求每家提供一張清單,明確上市申報材料具體工作項目,建議由哪個部門負責?什么時間點完成?兩天之內交給董辦;同時對所有部門提出要求,要求每個部門提報一張清單,根據已知工作項目內容,認領本部門應該負責哪一件?什么時間完成,具體由某人負責。如果覺得本部門沒有工作任務,由部門長簽字確認,交上一張白卷,兩天之內交給董辦。之后,由董辦上下左右對接,形成上市材料申報階段工作網絡圖,明確任務責任和時間節點,再集中下發網絡圖,要求各部門像念經一樣念這張網絡圖,每半天報一次進度,董辦人員除了完成分內工作之外,負責督辦落實,每天督辦兩次,將進展情況向辦公會通報并列入考核。之后的50多天里,看到申報材料從無到有,從少到多,一天天增加,真好像有一種豐收的喜悅之情油然而生。9月29日,我們拖著兩個拉桿箱的材料,換回了一張接收函,兩個月做夢能做完的活兒變成了現實。

回想這兩個月,我以住單身的方便,下班后讀書學習,上班時指導工作,真是邊學習,邊指導,邊工作,邊提高。不知有多少個夜晚不知不覺已是黎明或破曉。

當天傍晚,我請假匆匆趕回天津,已然有一個多月未曾回家了。那天晚上,公司領導宴請工作團隊的主要成員,聽說許多人酩酊大醉,抱頭痛哭,不省人事。

不知深淺的火氣

2008年9月,注定是讓我終生難忘的一個月份,除了這個月底順利報送了上市申報材料之外,還有一件更為難忘的事。

記得當年9月13-15日是中秋節休息日,我當時完全處于5+2和白加黑的工作狀態,于是便事先向公司主要領導請示,利用三天休息時間,組織全體領導和主要部門領導,集中討論招股書,公司領導欣然應允,并積極組織。討論會正式開始之前,我請求先發言,簡要介紹招股書編寫的情況,借機提出要求,希望各位領導討論時發表明確意見,不要發表模棱兩可的意見和建議。然而,在討論過程中正像我擔心的那樣,有兩位領導相繼發言,都發表了一些“這一段表述不夠準確,那一段描述力度不夠,請工作班子或秀才班再好好加加工”之類的意見。我十分著急,不知深淺的火苗直往腦門子上竄,因為這些意見和建議,根本無法落實。

我在想,如果這樣討論下去,一是效率低,二是效果差,三是幾乎于事無補,白白浪費了大家的節日時間。正在這時,中介機構的一位負責人發言,與上述兩位領導的發言如出一轍,或許他是為了緩和氣氛,或者是真的沒有想好具體意見和建議,但這時的我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連珠炮似地發問道,“你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嗎?你有什么資格現在說這種話?你早干什么去了?你以為你這是稱職和負責嗎?”會場頓時靜無聲息,我能感覺到一雙雙異樣的眼光在盯著我。我緩口氣說道,希望各位在發言時說具體的意見和建議,比如這一段應該怎么怎么寫等,現在呈現的就是工作班子的水平了,如果沒想好可以不說,會后想好了再反饋給工作組。隨后討論效率提高,原定三天的討論用了不滿兩天時間,沒有耽誤第二天晚間賞月團圓。

我深知,我所遇到的是胸懷寬廣的領導,心底敦厚的長者,我經歷過的合作者和同事們也是遇事不糾結的干才,這是我的幸運,但愿我們能夠寬容后來者這種不知深淺的火氣。

過堂式的定價會

2014年5月,經過近一年的準備,終于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候,公司H股上市進入到國際路演結束的時刻,最后一個環節便是紐約倫敦兩地連線開會定價。我雖然已經是五年A股上市公司的董秘,但對于H股發行上市的艱險仍然嚴重估計不足。

紐約時間晚七點鐘,已經是倫敦晚上十一點,香港的早晨七點,正常的定價會議這時召開,但是有兩個重要的全球協調人表明了難以置信的不同意見。牽頭的全球協調人在我的房間匯報,剛開始我并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平靜地問,降兩分行不行?不行!降五分行不行?不行!!降一毛行不行?不行!!!本來心平氣和的我瞬間心跳加速,要知道一分錢就是兩千多萬,五分錢就是一個多億啊。我從座椅上跳起來問,那要怎么辦?降到底!也就是降到公告的發行區間價格最底端。我如被電擊一般,又如困獸猶斗,在房間來回踱步,我這才嘗到了國際資本市場的殘酷無情和強取豪奪的滋味,一瞬間幾個億就煙消云散了。我能真切地感覺到,體內熱血奔流上竄,如果我是高血壓,非撂倒在美利堅的土地上不可。

這時,帶隊領導電話催促,我定了定神,急忙過去匯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攪局方惡人先告狀,將定價的歧義和會議不能按時召開的責任嫁禍到別人身上,我一時辯解無門。這時紐約時間已過晚上八點了,定好的慶祝宴在催促何時到場,這時的我才能更深地體會到孤獨的滋味。無奈,工作不能停止。我立即進行兩地連線,匯報當前困境。好在公司領導信心堅定,寧可發行失敗,也絕不妥協!我趁此提出定價會議過堂式召開的建議,也就是說,從反對詢價結果的機構開始,一家一家過,由我唱黑臉,帶隊領導唱紅臉,誰家不接受立即出局。這時已是紐約時間八點一刻,手機嘟嘟作響,《華爾街日報》已發布預測發行價的消息,大有逼我們就范的意味,一陣陣涼風從背后襲來,我的耳邊似乎已經聽到了香港H股開市聲音,真是分秒必爭啊。

沒想到的是,過堂式定價的方式起到了各個擊破的效果,最堅決的反對者,也只用了五分鐘的時間便在認可公司意見承諾書上簽了字,其他幾家一并叫來開會時,只是宣布了一下結果,便鼓掌通過了。我們算是有驚無險,但不知有多少人栽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抑或是被狠狠地宰了一刀。這時我已精疲力竭,只想好好睡一覺。無奈,為了團隊還要強打精神去共飲一杯說不上是什么滋味兒的慶功酒。

十幾年的董秘生涯可講的故事何止百千,更多的是甘苦自知,不足為外人道也。但愿以上三則對同行有點價值,至少可為市場增添一些笑料吧。

整理:谷學禹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大乐透哪个电视台开奖直播 江苏时时彩玩法规则 晓游棋牌官网下载 那些看新闻赚钱的软件 海龙王捕鱼机破解版 李宁体育比分直播 极速11选5微信计划群 广西11选5开奖数据 沈阳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5sing原创音乐怎么赚钱 贵州11选5开奖l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 茶农很赚钱吗 内蒙古11选5前三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 美人捕鱼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