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色生香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酷一點兒就好

2019-11-15 09:11:31 智族GQ 2019年11期

DurgaChew-Bose

克里斯汀·斯圖爾特(KristenStewart)在銀湖西側的一張長椅上坐了下來。她很自然地將頭發從臉上撥開,濃密的金色短發和她的金色眉毛相得益彰。這是枯草的顏色,卻依稀保留著綠色的痕跡。

一個短發的金發女郎形象浮現在我的腦海中,這是斯圖爾特即將扮演的角色:本尼迪克特.安德魯斯(BenedictAndrews)執導的政治驚悚片《四面受敵》(AgainstAllEnemics)中的讓·塞伯格(JeanSeberg)。該片講述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由于塞伯格與哈基姆·賈馬爾(HakimJamal)和黑豹黨(BlackPantherParty)的關系,通過(OINTELPRO調查項目對她進行詆毀并導致其死亡。斯圖爾特說:“盡管塞伯格經歷了可怕的悲劇,但她身上有一些東西是不可否定的。她被人誤解。人們盯著她看,盯著那些不真實的東西,妄加猜測,最終毀了她。”

斯圖爾特的神態就像作家筆下的演員,說話時會有一些手勢,她的前額或是她凌亂的發梢似乎也在傳遞著信息,肩膀中的能量或下巴圓潤的弧度也可以表達觀點。一雙綠色的眼睛慵懶深邃,聲音低沉又耐人尋味。

斯圖爾特在表演上有一種云淡風輕的控制感,所以她的行為從不顯得造作。無論是在樹林里騎摩托車(《暮光之城2:新月》),還是在《滾石》的視頻中穿著牛仔短褲開野馬,她更傾向于感性的節奏。比如她會設計如何表現出不耐煩:在車子完全停住前就下車了《私人采購員》),憤怒地聽父母講話(《依然愛麗絲》),直接拿未打開的餐巾擦臉(《某種女人》,點一份藍莓煎餅(《我們的早餐》)。

之前,斯圖爾特在《霹靂嬌娃》(CharliesAngels)的重啟儀式上戴了一頂銀白色的芭比假發,掩蓋了她不對稱的短發。電影講述了一個系統工程師告密者的故事,他轉入地下,受到霹靂嬌娃的保護。這部動作喜劇由伊麗莎白班克斯(同時飾演博斯利)導演,娜奧米·斯科特和艾拉·巴林斯卡聯袂主演。斯圖爾特飾演的莎賓娜是帕克大街的繼承人,后來成為了國際間諜。她是一個可愛的笨蛋,一個愛炫耀的傻瓜。她的弱點是熱衷于追壞人,總是僥幸脫險,并且可以在壓力下保持冷靜。她總是在吃東西,這對斯圖爾特來說是個挑戰。“我在現實生活中不是那樣的。班克斯導演每天都在給我的笑點加料。我總是想得太多,讓每句話變得很長。而她總是說,親愛的,臺詞的語速要再快一點兒。”

班克斯說:“我們給她寫了很多笑話。看過電影就會發現斯圖爾特講的笑話和所有喜劇演員一樣多。我想在電影中看到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做什么,我內心的粉絲希望看到克里斯汀斯圖爾特這樣做,然后我就讓她去做。”

你不會發現斯圖爾特表演過火的地方。在銀幕上,如果她在吃三明治,那她就是在吃三明治。如果她在試穿衣服,那就絕不是在擺姿勢。她可以很好地融入角色。她低調,但實際上很酷。《霹靂嬌娃》中的一些搞笑動作(在伊斯坦布爾賽馬、槍戰、以色列格斗術)會減弱喜劇性,但是這部電影的節奏卻沒有放慢。

這部《霹靂嬌娃》展示的年代和20年前由德魯·巴里摩爾、卡梅隆·迪亞茲和劉玉玲主演的《霹靂嬌娃》屬于同時代。劇情很清爽,又與上一部有所不同,整個劇組都很融洽。我問斯圖爾特,為什么她認為這是一部好片子,她的答案很簡單:舒服。

克里斯汀·杰梅斯·斯圖爾特,1990年4月9日出生在洛杉磯。她在圣費爾南多谷(SanFernandoValley)長大,父母約翰和朱爾斯十分優秀,都在電影界工作。父親約翰是舞臺經理,母親朱爾斯是劇本指導。她的哥哥卡默隆對她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斯圖爾特的家庭中有許多男孩。“我父母會接收一些小孩子,”她說,“我最好的朋友成長環境并不好,13歲時就成為了我家里的一員。我哥哥的好朋友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他媽媽是我媽媽最好的朋友。我們就像組成了一個家庭,總是有一種我們和他們的氛圍,這真的很好,讓人很有安全感。”

她談到了米基·摩爾,她母親的導師。他是一個教父式的人物,和塞西爾.B.戴米爾一起導演《十誡》(TheTenCommand-ments),和約翰斯特奇斯一起導演了《OK鎮大決斗》,也拍攝了一些埃爾維斯·普雷斯利的音樂電影。摩爾的年齡太大,沒有真正地參與斯圖爾特的生活。但他在好萊塢的遺產(一整個地下室的紀念品)就像斯圖爾特的百科全書。

“我小時候和父母在片場一起玩兒,問他們我能不能也去試鏡,因為我在片場看到了其他孩子。我甚至不想當演員,只想待在那里。”她說,“那個時候厭學但還是要學習。我快30歲了,我覺得自己還像個孩子,因為沒有去上學,現在反而覺得是一種缺失。”

不過,她也回到了片場。導演奧利維耶阿薩亞斯(OlivierAssayas)認為斯圖爾特是他的“靈魂姐妹”,兩人曾合作過《錫爾斯瑪利亞》(2014),斯圖爾特因此劇成為首位榮膺愷撒獎的美國女演員,此后還合作了《私人采購員》。在電話中,阿薩亞斯表示斯圖爾特是一個可以在片場很放松,坐在蘋果箱子,上和工作人員聊天的明星。

“有一天我真的被打動了,我遇到了電影太長的問題。我說,‘我們為什么不簡化片尾呢?片尾放的都是人的名字,沒有觀眾會看。”阿薩亞斯回憶道。克里斯汀立刻生氣了,她說,“你什么意思?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全部。片尾對你來說只是幾秒鐘,可對他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斯圖爾特在11歲時,與朱迪.福斯特(JodicFoster)聯袂主演了大衛芬奇(DavidFincher)的驚悚片《戰栗空間》(PanicRoom),飾演她的女兒。電影很考驗觀眾對于懸念的耐心,而電影的成功也要感謝斯圖爾特調動觀眾情緒的能力。和福斯特一樣,她的這種能力也像是與生俱來的,可以把驚慌憤怒純粹的恐懼融合起來。

我知道約克納維奇在說什么。當我和斯圖爾特在水庫閑逛的時候,如果出現了沉默,我會覺得不是我讓她失望了,而是我忘記了付停車費,是我疏忽了。我環顧四周,希望有只狗能很快經過我們的長椅,結束這段沉默。約克納維奇說:“和她一起工作、交談,會有激情澎湃的時候,也會有停頓,不然工作還有什么意義呢?”

斯圖爾特外表隨意但內心火熱。甚至是她的穿著,有著加州血統中特有的瀟灑、堅定又無所謂。斯圖爾特避免穿老土的西裝;她擅長不穿襯衫的燕尾服。她戴著墨鏡,穿著短款T恤出現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在《今夜秀》(TheTonightShow)上穿著高跟鞋和穆勒(Mugler),在戛納紅毯上穿著樂福鞋和黑色乳膠褲。我們見面的時候,她穿著藍色的李維斯牛仔褲、黑色的匡威鞋,一件鏤空的HUFT恤,戴著一條銀項鏈,頭頂反戴一個白色棒球帽。

所有這些都展現了斯圖爾特在穿搭方面的潛力,她可以在首映禮上脫掉高跟鞋光著腳(她也確實這樣做了)。作為香奈兒(Chanel)的形象大使,她的一系列造型為香奈兒的奢華增添了一種另類的魅力。她把銀光閃閃的lame材質穿得如此低調,并通過搭配一件淡粉色禮服和一頭短發,重塑了香奈兒的克制。在今年的MetGala上,斯圖爾特身穿黑色香奈兒亮片白褲亮相,一件黑色的上衣和橙色的深色頭發,讓人們不禁遐想凱瑟琳赫本是否曾在遙遠的星系中與大衛鮑伊相撞。

“穿著香奈兒,一切故事都是從我身體中以最真誠的方式流露出來的。”在談到與2月去世的卡爾·拉格斐(KarlLagerfeld)的關系時,斯圖爾特溫柔地說道:“他表現得很嚴肅、很可怕,但他不是一個強硬的人。他非常有魅力、瘋狂、一點兒也不裝。他熱愛所熱愛的,非常酷,非常真實。他可能感覺到別人對自己的畏懼,所以會說:‘擁有一顆創造之心是困難的,但是讓它跳得更強烈、更快吧。他和你講話時會一直牽著你的手,他知道如何留下痕跡,感覺他給我留下了一些非常好的東西深刻地影響著我。

斯圖爾特不擅長游泳,她說:“我再也不想下水了。如果大家都要去海里玩兒的話,我就會拒絕。”她雙手合十放在了臉頰下。“游泳的時候我只會狗刨。”我問了約克維納奇,誰的泳姿最難忘,是否計劃和斯圖爾特一起去游泳。她說:“我們關系很好。游泳對斯圖爾特而言可能有些可怕,但是她說到游泳的時候眼神又很堅定,所以時機到了我們就會去游了吧。沒什么大不了的,和朋友一起下泳池,撲騰兩下就好。我認為她可能是上帝派來改變我的生命的,所以游泳對她來說有點兒像洗禮。”

斯圖爾特和水之間這種不安的關系脆弱而又溫柔。她是如此典型的加利福尼亞人,讓人們認為她是喜歡海的。然而,狗刨卻是最簡單.最直接的,是我們首先學會的泳姿,很適合斯圖爾特。一個干凈的劃水踢腿,眼睛在水面上,然后前進。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安徽福彩中奖怎么领 快彩合买 陕西麻将胡牌类型 云南时时彩彩走势图 靠声音赚钱的网络兼职 民营口腔医院赚钱吗 吉林11选5综合走势图 冷库组装赚钱吗 中国高铁官方网站 延安彩票大奖 英语专业干啥赚钱 怎么在微信里卖彩票 好赢彩票网址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下载 天天德州扑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