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河州黃藤草藥用資源調查研究

2019-11-15 12:11:50 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 2019年10期

蘭慧 陽敬 蔣琳 楊陽 盤梅

摘要:目的? 調查黃藤草在紅河州分布區域、資源概況、蘊藏量,為黃藤草可持續利用提供參考。方法? 采用文獻、走訪及實地調查對紅河州野生資源蘊藏較為豐富的蒙自、個舊、金平、屏邊、紅河、綠春、元陽共7個縣市進行黃藤草資源調查。結果? 蒙自的黃藤草生物蘊藏量最豐富,占紅河州總蘊藏量16%;其余依次為元陽占15%,金平占15%,紅河占14%,屏邊占14%,個舊占14%,綠春占12%。結論? 本次資源調查表明,紅河州黃藤草蘊藏量大,可進行合理有效開發,一方面使黃藤草價值得以利用,另一方面可產生一定的經濟和生態效益。

關鍵詞:紅河州;黃藤草;藥用資源;調查研究

中圖分類號:R282.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5304(2019)10-0001-03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9.10.001????? 開放科學(資源服務)標識碼(OSID):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distribution area, general situation of resources and the deposit of wild Cuscuta Herba in Hani-Yi Autonomous Prefecture of Honghe, and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sustainable utilization of wild Cuscuta Herba. Methods The literature consultation, visiting survey combined with on-the-spot investigation were conducted for wild Cuscuta Herba in six counties and cities of Mengzi, Gejiu, Jinping, Pingbian, Honghe, Lvchun, and Yuanyang with abundant wild resources in Hani-Yi Autonomous Prefecture of Honghe. Results The deposit of Mengzi was the most abundant, accounting for 16% of the total reserves in Honghe, followed by Yuanyang (15%), Jinping (15%), Honghe (14%), Pingbian (14%) and Gejiu (14%). Conclusion The study of resources indicate that the deposit of wild Cuscuta Herba in Honghe is big. In order to develop it reasonably and effectively, the value of Cuscuta Herba should be used on hand, and on the other hand, it can produce certain economic and ecological benefits.

Keywords: Honghe; Cuscuta Herba; medicinal resources; investigation

黃藤草為旋花科植物菟絲子屬Cuscuta 1年生寄生植物,以全草入藥,又名無根藤,生于海拔200~3000 m田邊、山坡陽處、路邊灌叢或海邊沙丘,通常寄生于豆科、菊科、蒺藜科等多種植物上[1]。黃藤草是少數民族藥物(瑤藥),為云南紅河州瑤族、彝族、白族、苗族、哈尼族等少數民族習用,常用于治療新生兒黃疸,但尚無相關文獻報道。迄今為止,有關紅河州黃藤草資源的分布、蘊藏量等數據尚屬空白。因此,筆者于2017年12月-2018年3月對紅河州黃藤草資源進行全面調查,以掌握黃藤草的分布區域、資源概況、蘊藏量,為其合理開發提供奠定基礎,也對提高民族藥資源保護意識、促進黃藤草資源可持續利用等具有重要意義。

1? 調查方法

①文獻調研:主要查閱古醫籍《神農本草經》《名醫別錄》《本草新編》《本草匯言》《本經逢原》《本草正義》等,現代工具書《中華本草》[1]、《中藥大辭典》[2]、《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3],檢索中國知識資源總庫、萬方數據、維普網等數據庫有關信息,了解黃藤草來源、藥用歷史、資源分布區域及影響資源變化因素等。②走訪:通過訪問紅河州藥用植物資源較為豐富的7個縣市(蒙自、個舊、金平、屏邊、紅河、綠春、元陽)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農業局、林業局、中藥材較集中的交易市場及當地藥農,了解黃藤草分布范圍、蘊藏量等。③實地勘察:紅河州位于東經101°47′~104°16′,北緯22°26′~24°45′,地處云南省東南部,北連昆明,東接文山,西鄰玉溪,南與越南接壤,北回歸線橫貫東西。境內河流分屬紅河、南盤江(珠江)兩大水系。因紅河州內氣候類型多樣,生物種類繁多,造就了多個國家級、省級自然保護區。

本研究在文獻調研及走訪調查基礎上,選擇紅河州黃藤草生物蘊藏量比較大的7個縣市的鄉、鎮、自然保護區作為調查點。調查時,以鎮、鄉、自然保護區為1個調查樣地單位,在每個樣地內設置調查樣方,樣方面積為2 m×2 m[4]。通過計數得出樣方內黃藤草株數,采收新鮮黃藤草樣本,用便攜式天平計算新鮮黃藤草的質量,并帶回實驗室干燥后計算折干率,從而得出黃藤草蘊藏量。以實地調查數據為主,走訪調查數據為輔,統計黃藤草資源的蘊藏量。

折干率(%)=藥材干質量÷藥材鮮質量×100%[5]。

蘊藏量=總分布面積×單位面積產量(鮮質量)×折干率[6]。

2? 結果與分析

2.1? 生態學特征

黃藤草莖纏繞,黃色,纖細,直徑約1 mm,多分枝,可隨處生出寄生根,伸入寄主體內;葉稀少,鱗片狀,三角狀卵形;花兩性,多數和簇生成小傘形或小團傘花序;苞片小,鱗片狀;花梗稍粗壯,長約1 mm;花萼杯狀,長約2 mm,中部以下連合,裂片5,三角狀,先端鈍;花冠白色,壺形,長約3 mm,5淺裂,裂片三角狀卵形,先端銳尖或鈍,向外反折,花冠簡基部具鱗片5,長圓形,先端及邊緣流蘇狀;雄蕊5,著生于花冠裂片彎缺微下處,花絲短,花藥露于花冠裂片之外;雌蕊2,心皮合生,子房近球形,2室,花柱2,柱頭頭狀。蒴果近球形,稍扁,直徑約3 mm,幾乎被宿存花冠所包圍,成熟時整齊地周裂。種子2~4顆,黃或黃褐色卵形,長約1.4~1.6 mm,表面粗糙。花期7-9月,果期8-10月。

2.2? 分布情況

本次調查地點為紅河州野生資源蘊藏豐富的蒙自、個舊、金平、紅河、屏邊、綠春及元陽7個縣市。根據文獻和走訪調查結果,每個縣市選取5個樣地進行實地調查,此次調查樣地總共35個(見表1),并比較7個縣市黃藤草生物蘊藏量(見圖1)。

表1顯示,紅河州野生黃藤草生長海拔為830~2743 m。其中蒙自市海拔1296~2491 m,個舊市海拔1043~1578 m,金平縣海拔953~1349 m,屏邊縣海拔1333~1558 m,紅河縣海拔791~1876 m,綠春縣最高海拔1207~1477 m,元陽縣海拔644~1778 m。各樣地野生黃藤草的生物蘊藏量差別較大,其中蒙自期路白苗族鄉、蒙自市老寨苗族鄉、蒙自市西北勒鄉、個舊董棕林自然保護區、金平縣老集寨鄉、金平縣沙依坡鄉、金平分水嶺自然保護區、屏邊縣白云鄉、屏邊縣新華鄉、屏邊大圍山自然保護區、紅河縣石頭寨鄉、紅河縣車古鄉、紅河阿姆山自然保護區、綠春黃連山自然保護區、元陽縣嘎娘鄉、元陽縣大坪鄉、元陽觀音山自然保護區17個樣地資源非常豐富,野生黃藤草隨處可見;蒙自市雨過鋪鎮、蒙自市文瀾鎮、個舊市沙甸鎮、屏邊縣玉屏鎮、個舊市大屯鎮、個舊市蔓耗鎮、金平縣金水河鎮、紅河縣迤薩鎮、綠春縣大興鎮、元陽縣南沙鎮10個樣地生物蘊藏量較少,可能與樣地城鎮化、資源被破壞有關;其余8樣地生物蘊藏量中等。由圖1可知,蒙自生物蘊藏量最豐富(16%),而綠春生物蘊藏量最低(12%)。

3? 小結

目前,紅河州有6個自然保護區,其中國家級自然保護區3個,野生動植物資源豐富,被譽為“滇南生物基因庫”。紅河州少數民族眾多,以彝族和哈尼族為主,其豐富多樣的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性為當地各民族生存、繁衍、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物質保障,各民族在利用生物多樣性過程中也形成獨特多樣的生物-文化多樣性。幾千年以來,紅河州各少數民族的先民們都給后人留下一筆寶貴的財富——彝藥、哈尼藥、瑤藥等民族藥,其療效可靠,尤其對一些頑癥、重癥、危癥有獨特療效。尤以黃藤草為紅河州常用的瑤族藥物。

紅河州少數民族素來有應用黃藤草防治新生兒黃疸的傳統,本次走訪發現黃藤草藥浴對防治新生兒黃疸有較好療效,且具有安全、有效、經濟等優點。黃藤草無毒、易得、價格低廉,在紅河州分布較廣,但目前除用于新生兒黃疸外,未得到充分開發,利用率不高。

總之,黃藤草具有良好的藥用及保健作用。本次調研結果顯示,紅河州黃藤草資源分布廣泛,但尚未得到合理開發。因此,建議對紅河州黃藤草進行有效利用,使黃藤草得到合理應用,可為當地帶來經濟和生態效益。

參考文獻:

[1]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華本草》編委會.中華本草:維吾爾藥卷[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5:301-302.

[2] 江蘇新醫學院.中藥大辭典:下冊[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 1977:2005.

[3] 國家藥典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一部[M].北京: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15:309.

[4] 程虎印,顏永剛,程江雪,等.陜產重樓屬南重樓組藥用植物類群及資源調查[J].中國中醫藥信息雜志,2018,25(3):1-6.

[5] 潘世成,鄒天福,張學炎,等.甘肅興隆山自然保護區藥用植物桃兒七資源調查[J].林業科技通訊,2017,1(12):37-39.

[6] 林麗,晉玲,李曉瑾,等.黑河流域中下游黑果枸杞資源調查及保護利用[J].中國中藥雜志,2017,42(22):4419-4425.

(收稿日期:2018-07-24)

(修回日期:2019-01-29;編輯:梅智勝)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梦幻5开到底赚钱不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微博大v市怎么赚钱的 乳胶床上用品专卖店赚钱吗 体彩36选7中3个 大公司股东怎么赚钱 福建快三网址 双面盘彩票怎么玩才会赢 15年无本赚钱好买卖 综艺节目是什么赚钱的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玩游戏的人赚钱的人有哪些 网上斗牛必输原理 安徽11选5跨度走势图 金祥彩票网址 pk10九码有漏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