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防務進入“互拖待變”模式(觀察家)

2019-12-05 05:12:30 環球時報 2019-12-05

趙俊杰

為期兩天的北約領導人會議剛剛在英國倫敦結束,恰逢北約成立70周年,此次峰會主旋律本應該是“秀團結”、定方向的,然而,它卻傳遞出“歐美隔閡”“歐洲內訌”等不和諧聲音,為歐美安全防務合作及北約未來的發展也蒙上一層厚厚的陰影。

法美分歧與歐美隔閡

當前“歐美隔閡”的焦點,主要集中于法國與美國的方向分歧,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斗嘴之上。針對美國單方面從敘利亞北部撤軍的行為,馬克龍公開批評北約內部缺乏協調合作,聲稱北約已處于“腦死亡”狀態。法國國防部長帕利指責美國不應強迫北約成員國購買美國生產的武器。特朗普對此大為惱火,認為馬克龍的北約“腦死亡”言論“非常惡劣”且“無禮”。

拋開法美在國家層面的爭執,歐洲與美國在北約問題上的分歧也十分明顯。法國和德國一貫主張建設歐洲獨立的共同防務力量,而英國及一些中東歐小國則主張依靠美國為首的北約來維系歐洲安全。

鑒于歐洲獨立防務力量的增強,會極大地威脅到美國在歐洲的核心利益及影響力,美國特朗普政府從三個方面著手,對歐洲的北約成員國施加壓力,旨在讓他們屈服于美國、聽命于美國并使美國從中受益。

第一,美國不斷制造“俄羅斯威脅論”,讓歐洲國家感到擔憂甚至恐懼。為了拉住中東歐國家,美國通過北約軍演向這些國家“秀肌肉”,使他們明白只有美國才能保障他們的安全。

第二,美國以“責任分擔”及“戰備擴充”為由,要求德國等歐洲盟友為自己“免遭俄羅斯侵害”買單。目前德國等不少北約成員國已經作出妥協,將美國分擔的北約年度預算份額從22%減到16%,留下的窟窿主要由德國來填補。

第三,美國以俄羅斯威脅為借口,不斷強迫北約成員國購買其武器。這種“訛詐”式軍火銷售方法讓美國近年來屢試不爽,日本、韓國、印度及歐洲國家丹麥等都“慷慨解囊”。

德國身處尷尬之中

針對美國政府的“一石三鳥”策略,馬克龍在北約領導人會議上率先發難,除了聲稱北約已“腦死亡”,他還強調俄羅斯不再是北約的敵人,呼吁北約成員國與俄羅斯接觸,認為只有歐俄對話才能確保歐洲大陸的安全。

馬克龍的這番話可謂深謀遠慮,也蘊含著法國欲主導歐洲安全與防務力量建設的戰略意圖。從當前西歐大國的防務力量來看,英國的軍事實力已經大不如前,脫歐后還會進一步打折扣。德國的國防力量十分有限,且受聯邦《基本法》相關條款的限制,不太可能大力擴充軍備。因此,歐洲安全與防務的中堅力量就只有靠法國了。法國現有的軍事實力稱雄歐洲,加之它向來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站出來同美國“叫板”也就不足為奇。此外,法國政府還有一個潛在的打算,就是向歐洲盟國推銷法國武器,不愿看到美國壟斷歐洲軍火市場。

從北約軍費預算比例來看,德國及不少中東歐國家如今均對美國作出讓步,這是否意味著今后一段時期歐洲國家將對美國作出更大的妥協?

有人說德國的讓步是為了拖住美國,避免在這個時候令北約散伙。由于德國現在的經濟發展陷入停滯,法國拉攏德國建立歐洲獨立防務也是想讓德國出錢,所以導致德國在安全問題上選擇了更為現實的方案,即向美國讓步。這種觀點不無道理,但也不全面。

就德國領導人默克爾的內心感受而言,與法國一道構建歐洲獨立的安全與防務體系是德法共識所在。但面對美國政府咄咄逼人的高壓政策,德國除了政府有相對充足的資金外,并不具備像法國那樣叫板美國的資本。德國政府深知,推進歐洲安全與防務力量建設是一個長遠的目標,近期內不可能一蹴而就。

德國受到擴充軍備的條款限制,在許多軍事領域的研發項目上無法與法國比肩。胸懷大志的馬克龍雖有高談闊論,但缺乏研發資金。德國真要參與歐洲獨立防務力量建設,難以充當核心主導者,只可能在軍費開支上充當老大。因此,兩害相權取其輕,選擇向美國妥協不失為一種暫時的“明智之舉”。畢竟北約目前的年度軍事預算只有25億美元,德國就是全部承擔也不是大問題。

歐美防務合作怎么走

北約倫敦峰會除了歐美斗法、歐洲內訌之外,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涉及中國。此次峰會首次把“中國崛起”列入正式議題,討論歐美國家如何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并正式批準把太空納入北約防務領域。這一點恰恰體現了美國的戰略意圖。如同制造“俄羅斯威脅論”一樣,美國一心想把“中國帶來的挑戰與威脅”引入北約議程,無疑會讓“古稀”的北約有了繼續存在下去的理由,也會為美國拉攏北約的歐洲成員國遏制中國創造條件。對此我們應予以警惕。

未來歐洲和美國在防務合作上會形成一種什么樣的關系?可能主要取決于幾個相關要素。

其一,法國和德國是否能攜手合作、堅定推進歐洲獨立防務力量建設。就目前看來,馬克龍有抱負但無力承擔龐大的軍費開支;默克爾有共識但不愿耗費巨資,也不愿過分刺激美國。法德軸心如不能同心同德,歐洲共同防務體系就難以構建。

其二,美國主導的北約和歐洲主導的獨立防務能否相互依托、互為補充。如果在應對“俄羅斯威脅”這樣的安全問題上歐美相互猜忌,那么隔閡還可能加深,北約和歐洲獨立防務系統就有可能各自為政。

其三,從長遠看,歐洲國家逐步擺脫美國及北約控制是必然的。歐洲只有真正構建起共同安全與防務體系,能夠獨立自主地維護自身利益之日,才是北約壽終正寢之時。▲

(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研究員)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河北体彩20选5走势图 大乐透带坐标的走势图 18024足彩进球彩开奖 在家搞养殖怎么赚钱 球探网 有没有很简单的赚钱方式 青海快三 急速赛车8 皇冠比分网 北京时时彩推荐 做实况主赚钱吗 安徽11选5 北京pk计划在线网站 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浙江快乐12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