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急了我,有你好看

2019-12-06 06:12:27 短篇小說(原創版) 2019年10期

于新良

一、烏龜

這個美麗的夏天,我的烏龜跳進河里淹死了。河里漂浮著各種垃圾,還有濃厚的腥臭味彌漫在空氣里,我站在孤獨的河邊很傷心,想可憐的烏龜,你到底哪根神經短路,偏要選擇這么骯臟的河自殺呢?我拿著大竹竿子去打撈烏龜,結果撈上來一只爛成骨架的貓。

我臭烘烘地回去,在樓下的花園里給烏龜豎了一個小墓碑,上書:生的干凈,死的骯臟,皆因為你是一只傻烏龜。昏黃的夕陽姍姍來遲,一只套著T恤的寵物狗跑過來,豎著后腿在烏龜的墓碑旁撒了一泡尿,我沒理由不憤怒,于是我站起來開始攆狗。

狗毫無風度地往前跑,還不服氣地朝我汪汪。——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將它丟進河里跟那只骨架貓作伴……跑啊跑,追呀追,最后我差點撞到一個女孩子。狗裝出天大的委屈來挑撥我和女孩子的關系,果然,女孩子沒腦子地朝我嚷:“為什么欺負我的烏龜?”

我吃驚得差點沒將眼珠子掉出來:“你的狗?”女孩子說對。我說:“狗叫烏龜?”女孩子說對。我說:“狗怎么起了個王八名?”女孩子翻著白眼珠子說我樂意你管得著嗎?我當然管不著,我說:“沒工夫跟你吵,有人在河邊掉了一根金項鏈,我得撈去!”

……

兩天后女孩子截住我,壓低聲音兇惡地說:“惹急了我,有你好看!”我笑呵呵地說:“撈著貓骨架差點嚇壞了吧?”“貓骨架?沒有,我撈著了一只烏龜的尸體。”女孩子神秘兮兮地告訴我。我聽了,頓時被雷翻。這個不太美麗的下午,我知道女孩子的名字叫蝦米。

二、陷阱

蝦米常帶著那只名叫“烏龜”的小狗在小區里溜達,我真盼望從某個角落里竄出一條藏獒將小狗咬個半死,因為小狗每天都到烏龜的墓碑旁邊豎起后腿撒尿,這種極端無恥的行為惹得我快要癲狂了。我想使個計策將小狗送去天堂在肩膀上長出一對小翅膀……

我鬼鬼祟祟在烏龜的墓碑旁邊用了一個下午挖了一個大深坑,我要做個陷阱,讓蝦米的狗來撒尿的時候,好掉進去摔個腦震蕩什么的。陷阱做好了,看上去真是不錯,我想檢驗一下陷阱的質量屬不屬于豆腐渣工程,結果我剛一踏上去,就“撲通”掉了進去。

——我勒個去!

我差點沒把自己小命給終結了,我氣惱地仰著腦袋望,發現坑頂上站著一個人,還有一只得意洋洋的狗腦袋趴在那里看我。我喊:“蝦米,你能不能將梯子順給我?”蝦米古怪地朝我笑,說:“你挖個陷阱做什么?”我說:“這哪里是陷阱,我挖的是水井啊!”

蝦米高高地審視著我,她突然笑著說:“既然是挖水井,那你就繼續挖吧,直到挖出甘甜的泉水來,我再幫你順梯子。”說完帶上她的狗就幸災樂禍地走了。我氣得差點吐血,恨恨地想:“蝦米啊蝦米,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鯊魚的厲害滴!”

老爸腿上有一條傷疤,他說是被鯊魚咬的,為了證明自己同鯊魚搏斗過的英勇事跡,老爸給我起了個很雷人的名字叫“鯊魚”。后來老爸跟老媽鬧別扭,老媽跟我爆料:“你爸腿上的傷疤是小時候偷人家的小雞讓狗給咬的!”——我不管,反正我叫鯊魚。

三、大包

我在陷阱里待到天黑,一直等到老爸來尋。老爸就是老爸,也沒哭也沒鬧,毫不猶豫咚一聲跳下來,讓我踩著他的肩膀爬上去。坑外的梯子讓蝦米居心叵測給扛走了,我只好回家取繩子。老媽做了我最喜愛吃的炸雞腿,我津津有味地吃著,結果忘記了取繩子。

老爸是被警察叔叔護送回家的,這老伙計獨自困在深坑里,見我一去不復返,真正一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欲哭無淚啊!不過最終的事實表明,我的老爸雖然沒考上大學,不過他還是比較聰明的,萬般無奈之下,老人家腦中靈光一閃,打手機請來了110。

送走了警察,老爸摩拳擦掌打算跟我決斗。我耐心地給他講道理:這都快十點了,咱們這么打是不是影響鄰居們休息,話又說回來,炸雞腿我也沒全部吃完啊,雞骨頭不是在那兒放著嗎?……經過我一番循循善誘的教育之后,老爸虛心地接受,并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后來老爸就著榨菜喝了兩盅小酒之后跟我談心,他謹慎地看看四周,然后小聲地跟我說:“今天晚上,我遇見鬼了。”我笑哈哈地說:“這世界哪里有鬼,八成你看花眼了吧?”見我不信,老爸讓我摸他的腦袋,我伸手摸了摸,老爸的腦袋上竟然有一個大包。

據老人家說,他待在深坑里等我送繩子,結果上面遞下來一架梯子,他就順著梯子爬上去,可剛爬到坑口,還沒等看清周圍的形勢,就聽到一聲凄厲的尖叫,隨即腦袋被什么東西猛擊了一下,然后就重新跌回深坑里了,那架梯子也沒有了。

聽聲音,是個女鬼!——老爸這樣跟我講。

四、捉鬼

為了安撫老爸驚慌不安的情緒,我苦口婆心地講了半宿唯物主義辨證論,好不容易才把他給哄睡,看看老爸那憨態可掬的樣子,我輕輕將臭襪子放在他的嘴邊接著流出來的口水。看看天邊出現了魚肚白,我想稍微地打個盹,等天亮了以后,我要去捉鬼。

我這一覺睡得香,夢見我化作了古代一位風流倜儻的書生,在破廟里邂逅了一只修煉千年的狐妖,還產生了那么一段千古流芳的愛情。她每天總是做炸雞腿給我吃,我感動地問她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啊?狐妖說:“我要將你喂胖,然后吃起來才會有滋味啊……”

我是被嚇醒的,一個高兒從床上跳起來,伴隨著一聲慘叫,一個人倒在了地上——我的老爸,他的思想好像不太端正,趁我入眠拿著臭襪子準備報復我,結果被我突然的驚醒嚇癱在地。看著老爸臉色慘白嘴唇哆嗦的樣子,這愈加激發了我要捉鬼的信心。

我在烏龜的墓碑旁跳大神,蝦米帶著狗兒走過來,一起歪著腦袋看我。我一本正經地說:“我在練習街舞,酷斃了吧?”蝦米搬出一腦袋的疑惑來說:“可我怎么看著,你就像是在跳大神呢?”我頓時就拍案了:“你的眼睛里……難道沒長發現美的細胞嗎?”

趁我們說話的間隙,蝦米的狗又要到墓碑旁撒尿,我大喝一聲,將狗嚇得尿潴留了。蝦米心疼她的狗,開始憤怒地罵我:“你跳大神的樣子,看上去就像一個鬼!”我氣得不行,叉著腰開始罵她,后來感覺腳脖子發熱,低頭一看,蝦米的狗將我的腿當成了墓碑……

五、打劫

蝦米的狗惹急了我,我要給它好看,它竟敢朝我的腳撒尿——欺負人沒有這樣欺負的,充其量它只是一只狗,為什么要這樣飛揚跋扈?我在蝦米家的附近蹲坑,手里握著面包和火腿腸,夏日的太陽火辣辣地照著我,把我的腦袋都曬出油來了。

盼星星盼月亮,我終于盼到了蝦米的狗,可惡的蝦米沒有跟著出現,這真是太天助我也了。我像灰太狼欺騙懶羊羊一樣地在臉上集合了許多笑容說:“小狗乖乖,跟鯊魚叔叔玩去吧?”小狗充滿敵意地看著我,我擔心它咬我,只好拿出了面包和火腿腸……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老祖宗的話真是一點也不山寨,更何況是一只名叫“烏龜”的笨狗了。我將狗藏進書包里,嘴中唱著周杰倫的《雙截棍》,帶它去那條骯臟的河。我居心叵測地拍拍書包說:“小狗乖乖,小烏龜和貓在水里面等著和你一起玩兒哪!”

可就在這時,順著河邊來了兩個人,胳膊上紋著令人惡心的刺青,這兩人我認識,他們經常守在校園門口跟同學們“借”倆錢花花。這次也不例外,他們將我逼到河邊,依舊是跟我借錢。我說我沒有錢,一分錢也沒有。這兩人就不樂意了,說要給我點顏色看看。

我說我是色盲,分不清顏色的。這兩個家伙更不樂意了,說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隨后異常霸道地沖上來,野蠻地打劫了我的書包。小狗在書包里早被惹急了,正打算找地方發泄憤怒,結果這倆倒霉的家伙剛一拉開書包拉鎖,小狗就張著大嘴奮不顧身地咬出來了。

六、英雄

那兩個家伙是英雄,被狗咬得走投無路,于是乎想表演一場鐵掌水上漂的功夫,奮不顧身地一跳,結果撲通掉進河里去了。看著他們在臟水里掙扎,我不由皺緊了眉頭,我想我的小烏龜,它在臨終前,表現得很平靜……

這兩個家伙怎么連王八也不如呢?

小狗站在岸邊大喊大叫,得理不饒人。我無論怎樣做思想工作也勸不住它。

于是我很丟面子,轉身就走,不理睬它了,結果那兩個家伙在河水里喊救命,我認真地觀察他們喝了無數口臟水之后,最終鑒定他們不是假裝,于是我慢騰騰找了根竹竿子放下河……

蝦米正在找她的狗,還眼淚汪汪的。我將狗還給她說:“有兩個家伙想吃你的狗,結果被我一腳踹進河里去了,如果不信,可以問問你的狗。”蝦米當然不相信了,滿腹狐疑地看我。我說信不信由你。說完我轉身就走。夏日的陽光很熱,我臉上都出汗了。

沒想到我竟然成了英雄。我拿著竹竿子救那兩個家伙的時候,恰巧河對岸有兩個攝影記者路過,發現我正在見義勇為,于是乎就將我的光輝形象錄制了,并且還在電視里播放了出來,就這樣我如一根普通的火柴頭,嗤啦一聲來了個星星之火燎亮了夜空!

最高興的算是我老爸,站在廚房里粗聲大嗓地命令我媽:“給咱兒子炸一只雞腿,對,也給我炸一只,我要和我兒子慶賀慶賀!”雞腿熟了,我將老爸的雞腿先咬了一口嘗嘗咸淡,說味道不錯,然后遞給了老爸。老爸看到雞腿上粘的韭菜葉,又把雞腿給了我。

七、善良

蝦米看我的目光有點意味深長了,她在夏日的陽光下斜瞇著眼睛,細細地看我。我挺享受,感覺被一個女孩子注視,有一種無法言表的快樂。后來蝦米突然開始了微笑,我奇怪地看她,搞不明白她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傻笑……我被蝦米笑得毛骨悚然了。

還有一件令我困惑的事,就是蝦米的狗不再跑到烏龜的墓碑前撒尿了,我在烏龜的墳頭種花,奇怪這個小家伙最近怎么沒有來?后來我在寂靜的街角邊遇到了蝦米,她的懷里抱著沒精打采的小狗。我說烏龜怎么了?蝦米郁悶地說,我要離開小狗狗了。

夏日正在悄悄離開,樹蔭順著臺階一步一喘爬上來,我和蝦米坐在干凈的街角看小狗獨自捕捉慵懶的蝴蝶。蝦米的嘴角含著微笑,靜靜地說:“當初有一只小烏龜被人用石頭壓住,沒有水喝要渴死了,小狗就跑去撒尿救助小烏龜,我收留小狗后給它取名烏龜。”

雖說是晚夏了,但太陽依舊毒辣,將我的臉燒得很紅。我看著樹上的蟬說:“以前我養著兩條金魚,后來老爸送給我一只小烏龜,我將它們養在一起,以為能平安相處,卻沒想到金魚被烏龜當點心吃了,為了懲罰它,我就把小烏龜壓在了石頭底下……”

蝦米認真地看著我,她的嘴角又有了奇怪的微笑,終于她將手伸給我說:“很難的,你能坦白出來,為真正地認識你,握一下手吧。”我顫顫地握了一下蝦米的指尖,然后趕緊縮回來去摸狗,小狗伸著舌頭舔我,感覺手癢癢的……

遠遠的,我們聽到了初秋的嘆息。哦,要開學了。

責任編輯/董曉曉

短篇小說(原創版) 2019年10期

短篇小說(原創版)的其它文章
塵緣
月光白
老張的憤怒
多一扇門
鄉戀
總有一些人值得我們牢記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篮彩 浙江6+1 大学商铺赚钱吗 大富豪彩票苹果 黄渤唱的我能赚钱 幸运彩安卓 nba视频新浪体育 加盟比美特艺术漆赚钱吗 辽宁快乐12 什么游戏代练赚钱吗 纸黄金和股票哪个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 渣土车出了事故还赚钱吗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 吉祥棋牌手机官方下载 美人鱼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