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的憤怒

2019-12-06 06:12:27 短篇小說(原創版) 2019年10期

胡正彬

一九五八年夏天,張天壽和李嘉豪這對鄰居,一起被招工進城了,張天壽去了焦作煤礦,李嘉豪進了信陽鋼鐵廠。

一九五九年,大躍進搞浮夸,河南信陽農村餓死了很多人,李嘉豪的父親和兩個哥哥都餓死了,張天壽的父親和姐姐也餓死了,李嘉豪和張天壽因為是工人,吃商品糧,雙雙逃過一劫。

李嘉豪逃過了一劫,沒逃過另一劫。一九六O年,李嘉豪因為煉壞了一爐鋼,被定了個破壞生產罪,判了三年刑,城里的老婆也離婚了。

一九六一年冬天,張天壽回家探親,專程到武家坡勞改農場看望了李嘉豪,從信陽出發的時候,張天壽在國營食堂買了四個大饅頭,準備給李嘉豪兩個,另外兩個是自己的午飯。

一見饅頭,李嘉豪眼睛就綠了,來不及說話,就把兩個饅頭吞下去了,吃完饅頭的第一句話是:還有嗎?哥!張天壽趕忙掏出另外兩個饅頭:有有,怕你撐著了。李嘉豪轉眼又把兩個饅頭吞下了,第二句話是:還有嗎?哥!張天壽無奈地搖搖頭,自己餓著肚子回到了信陽市。

一九六三年,即將刑滿的李嘉豪,忽然來了好運,平反了,出來一看,自己的鋼鐵廠解散了,農村來的工人們都回原籍種田了,城里的工人們,轉到了新建的酒廠。既然是錯判,也不能讓人家白坐了幾年牢,李嘉豪就被照顧去了信陽酒廠。先在釀造車間,后到銷售部,因為有了工作,又在老家娶了媳婦。

一九六二年,張天壽辭職歸鄉了,在大隊排灌站當了一名抽水機司機。在當年,抽水司機也是一個好活,跟民辦教師、赤腳醫生一樣,基本不從事農業生產,都是大隊有面子的人。那時候,張天壽生活不錯,有肉吃有酒喝,李嘉豪每次回來,張天壽都要請他喝酒,當然了,李嘉豪更富裕,經常請大隊干部們喝酒,每次,都讓張天壽陪客。

時間如梭,轉眼到了改革開放,包產到戶了,大隊變成了村,通電了,村民們自己用電動機抽水,大隊的排灌站作廢了,張天壽也下崗了,成了一名普通的農民。這時候,政策活了,有本事的人,都出去了,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很多人都富起來了,喝酒成了家常事,李嘉豪的銷售業績大漲,提成拿到手麻。

張天壽是沒本事的人,孩子又多,又都大了,吃飯穿衣娶媳婦,樣樣都要錢,搞得老張很窘迫,別說喝酒,連紙煙都抽不起了,改抽大煙袋了。

嘉豪回來得更勤了,回來就請客,因為張天壽請不起他,慢慢地,李嘉豪也不讓張天壽陪客了。

張天壽五十二歲那年,一個春暖花開的三月天,李嘉豪又回來了,在自家的門樓子里請了一大桌村干部,都是張天壽曾經的酒友,一幫人大聲劃拳,大杯子喝酒,大碗吃肉,香飄十里,很誘人。張天壽也被吸引了,能不被吸引嗎?張天壽是個對酒精異常敏感的人,很久沒有沾酒水了,上一次喝酒,還是元宵節的事,嘴里能淡出好幾只鳥來。

一幫人喝酒吃肉的時候,張天壽扛著一只糞筐子,在李嘉豪門口假裝拾糞,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李嘉豪面門而坐,門口的世界,盡收眼中,張天壽高大的身材,他肯定看到了。張天壽想,如果李嘉豪隨便讓一下,自己決不客氣,就腆一回老臉,進去過一回酒癮,酒蟲們在嘴里亂竄,實在忍不住了。

然而,李嘉豪就是沒看見,其他幾個熟人好像看見,但都沒說話。

又轉了幾圈,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好幾個人都喝得有點搖晃了,張天壽實在頂不住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如果此時自己再不主動點,人家就該收場了。于是,就硬了硬脖子,猛吸一口氣,長長地吐出來,乘著吐氣的工夫,大跨幾步,站到了李嘉豪的門口,大聲地招呼道:嘉豪,啥時回來的?李嘉豪正在拿筷子夾一塊臘肉,因為太專注,居然沒聽見。張天壽有點自責:是不是自己聲音太小了?又提高了幾度,扯著嗓子喊:嘉豪,回來啦!

李嘉豪終于聽見了,放下筷子。張天壽以為要跟自己說話了,然而不,李嘉豪歪過頭,伸出大手,跟旁邊的村會計王小園五魁首六六六地吆喝起來了。

張天壽的臉,刷地就紅了,瞬間紅到脖頸根,轉眼變紫、變黑,一股熱血從胸腔呼地沖上頭頂,撐得頭皮嘎嘎作響,張天壽嗖地扔了糞筐,幾個箭步沖了進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李嘉豪的酒桌掀了個底朝天。

一幫人嚇呆了。

張天壽二話沒說,轉身走了。

責任編輯/乙然

短篇小說(原創版) 2019年10期

短篇小說(原創版)的其它文章
塵緣
月光白
多一扇門
惹急了我,有你好看
鄉戀
總有一些人值得我們牢記
?
重庆实时走势图5星综合 河北十一选五害人 腾讯广东麻将1.50版本 金汇嘀嘀靠什么赚钱 36选7 小电商物流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10开奖视频 新疆25选7 中国人去日本做什么赚钱 金牌娱乐城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 双色球空行空列分布图中彩 试玩赚钱不要首次 雷速体育动画进球动图 体彩快中彩17100557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玩法说明 挣钱炸金花棋牌游戏